横幅通用100% x 90px

谷歌吃下Fitbit,盯上的不止是智能手表

编者按: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作者木子,编辑 秦言,36氪经授权发布。

谷歌母公司Alphabet斥巨资收购Fitbit,首先是要剑指苹果。但是未来竞争的焦点是时尚智能手表,还是健康管理设备领域?

近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发布声明称,将以约21亿美元收购可穿戴设备制造商Fitbit。消息发布后,Fitbit股价上涨16%,Alphabet股价上涨约0.8%。截至周一收盘,Fitbit的市值为15亿美元,较前一个交易日增加了3.4亿美元。根据声明,这笔收购预计将于2020年完成。

加速健康管理市场的渗透

相关分析人士指出,此举表明谷歌与苹果公司将在健康管理设备领域展开正面交锋。

数据显示,在这项交易达成之际,Fitbit在健身追踪市场的份额正受到苹果、三星、华为和小米等公司的挤压。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nternational Data Corp)的调研报告显示,今年4月至6月Fitbit在可穿戴设备市场排名第四,落后于小米、苹果和华为。

苹果以高价位产品占据了高端市场,小米和华为则以较便宜的产品价格和高性价比占据了中低端市场。而一直觊觎可穿戴设备领域的谷歌,在智能穿戴设备领域一直在寻找突破口,它希望打造出能纳入自己生态体系的智能手表和健康硬件产品,而Fitbit可以帮助其更快地做到这一点。

“我们相信谷歌是一个最佳的合适人选。”知名投资机构Craig Hallum的分析师在相关分析报告中指出:“丰富的健康和健身数据,加上Fitbit平台上2800万活跃用户,将为谷歌提供巨大的价值。”

谷歌硬件主管里克•奥斯特罗(Rick Osterloh)在发布这一消息后发表了一篇博文,分析了此次收购将会谷歌推进其智能手表软件Wear OS的规划路径。

奥斯特罗表示,“通过与Fitbit的专家团队密切合作,可以将最好的人工智能、软件和硬件结合在一起,我们将推动可穿戴设备的创新并构建出令全世界更多人受益的产品。”奥斯特罗强调,谷歌将继续致力于穿戴操作系统和生态系统,“我们计划与Fitbit密切合作,将双方的智能手表和跟踪平台优点结合起来。”

谷歌吃下Fitbit,盯上的不止是智能手表

这笔交易在某些方面确实对谷歌有着巨大的意义。与谷歌自己的可穿戴品牌Android Wear不同,Fitbit在可穿戴产品市场上拥有更高的品牌认知度。

分析人士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Fitbit已经从健身爱好者的健康设备转向增加更多的医疗功能(如检测心律失常和睡眠呼吸暂停),这些成绩很可能帮助谷歌进军价值高达3.5万亿美元的医疗保健领域。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指出谷歌掌握这些数据后,很可能会用于相关广告业务的推进。对此谷歌表示,这些健康和健身数据将不会用于直接向用户发布广告,这可能是证明这笔交易价值的关键。

专注于企业竞争和整合的研究机构开放市场研究所(Open Markets Institute)分析师马特•斯托勒表示:医疗行业是为数不多能帮助谷歌这样规模庞大的公司——持续保持业绩增长的行业之一。

在他看来,对于谷歌和苹果这样的大型消费科技公司来说,在可穿戴设备市场站稳脚跟非常重要,因为这是随时随地可以获取用户信息以及收集巨大潜在利润的人体生物特征数据——最为关键的途径。

难以撼动的苹果手表

剑指苹果,谷歌预谋已久。

目前,苹果智能手表在可穿戴设备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特别是在北美地区。Alphabet、三星甚至亚马逊几年来一直都在寻找追赶的方法。谷歌母公司Alphabet虽然拥有安卓生态,但是在“硬件”问题上却一直苦苦挣扎。

今年年初,谷歌从手表制造商化石集团(Fossil Group)收购了一家智能手表技术部门。现在Fossil已经是在谷歌Wear操作系统上生产智能手表的主要品牌。此后,它又采取了更为雄心勃勃的举动——以21亿美元收购Fitbit。

但是,即使拥有了Fitbit,Alphabet想要击败苹果依旧十分困难。

谷歌吃下Fitbit,盯上的不止是智能手表

苹果在这一领域拥有着巨大的优势。在2015年苹果首次推出Apple Watch之后,可穿戴设备已经是其业务的核心部分——在截至今年9月30日的第四财政季度中,可穿戴设备是苹果增长最快的业务部门。这个科技巨头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新领域的技术研究和市场开拓,包括设计健康管理的血压和血糖监测技术。

对于Alphabet来说,可穿戴设备是一个必须押注的重要阵地,但相关业务从未对其整体业绩做出过重大贡献。Alphabet的健康研究机构分散在公司各处,包括DeepMind(人工智能)和Verily(医学研究)等子公司。

从本质上讲,谷歌仍然是一家广告公司——它80%以上的收入来自广告,而这项业务依赖于收集和存储用户数据。

尽管谷歌承诺“不会使用Fitbit健康数据销售广告”,但对于越来越注重网络隐私的消费者来说,这可能并不会让他们安心。

美国众议员大卫•西西林(David Cicilline)一直是谷歌反垄断调查的主要负责人。近日西西林在一份声明中说,此次收购将使谷歌深入了解公众最敏感的信息。“这项拟议的交易是对反垄断执法者执法意愿和能力的重大挑战,将会促使竞争经济权力的集中,值得立即进行彻底调查。”

对于更多持消极观念的行业人士而言,公众的健康数据是一个极其敏感的领域,因为一旦数据落入“第三方”手中,可能会给消费者带来灾难。此外,谷歌最近在如何使用来自客户的数据方面,也遇到了一些重大挑战,包括它通过Gmail跟踪购买数据的新闻被媒体曝光。

除了用户数据隐私的挑战,收购之后的用户留存问题也是谷歌必须面对的难题。尽管Fitbit和其他许多可穿戴设备一样,一直在努力留住老客户,但从数据来看,尽管Fitbit售出了1亿多台可穿戴设备,但用户规模仅仅为2800万人,这意味着其存在较高的用户流失率,或是用户弃用的情况。

实际上不仅是Fitbit,就连苹果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在健康管理穿戴设备方面一直积极应对这一挑战。未来,聚焦健康管理的科技巨头们将紧锣密鼓地进行一场竞赛,包括华为和小米等在相应市场占有很大份额的科技企业。

而竞争的目标——就是开发出一款真正吸引用户的随身“健康设备”。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