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夏利之死:跌落神坛只需二十年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作者:陈亮、王静仪,编辑:施智梁,36氪经授权发布。

成立22年的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一汽夏利”,000927.SZ)终于走到尽头。

12月9日晚间,一汽夏利公告,控股股东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一汽股份”)将持有的一汽夏利控股股权无偿划转至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铁物股份”)。一汽夏利现有全部资产、负债置出予一汽夏利控股股东指定的子公司。

此外,铁物股份将向一汽夏利转让其所持有的中铁物晟股权。铁物股份承诺积极与中铁物晟的其他股东沟通,争取促成将中铁物晟 100%的股权转让给一汽夏利。一汽夏利将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形式向铁物股份及中铁物晟的其他股东购买中铁物晟的股权。

一汽夏利具有上市公司的壳资源和汽车制造商的生产资质。上述举动也就意味着,一汽夏利的壳资源已充分被利用。而汽车生产资质也被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博郡”)看上。

11月21日,一汽夏利公告,一汽夏利和南京博郡成立的合资公司已于11月20日取得了营业执照。经营范围包括汽车及零部件、汽车装具、发动机、电驱动系统、电池包系统、储能系统、电子产品、内燃机配件制造、销售。

一家大型券商的汽车首席分析师告诉出行一客,一汽夏利股份划转或为一汽集团整体上市铺平道路。

出行一客就一汽夏利员工安置、后续处置问题联系一汽夏利董秘,截至发稿时仍未收到回复。

夏利末路:从风靡华北到停产雪藏

“夏利对我们而言,既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品牌资产,也有品牌包袱,”天津一汽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志平说。2017年6月起,夏利系列已经处于停产状态。

2012年以前,夏利在市场上销量仍算不错。2008年夏利销量达12.1万辆,2009年就攀升到了14.8万辆。2010-2011年夏利销量更是连续两年近20万辆。2012年夏利销量开始回落,跌至14.4万辆,此后销量如同坐上滑滑梯一路下滑。

中国自主品牌狂飙突进的十年里,各大企业布局新能源、尝试品牌向上。一直主导经济型低端市场的夏利没有任何改变。

不跟随时代潮流的一汽夏利成为了一块烂肉。2019年前三季度一汽夏利亏损达7亿元。2018年全年一汽夏利净利润达0.37亿元,实现盈利并非靠一汽夏利业务发展好,而是依靠非经常性损益,例如依靠出售一汽丰田15%的股份获得2.1亿元的净利润,扣非净利润为-12.63亿元,为此深交所下发了问询函。2017年一汽夏利亏损16.41亿元。

从辉煌走向死亡也许只需要二三十年。

1986年,红色的两厢小轿车夏利以进口散件组装(CKD)方式在天津汽车制造厂下线。时任天津市市长李瑞环试驾之后给它起了个名字:“我们自己生产的轿车,华夏得利,就叫它夏利!”

天津的政策优势独一无二。1983年4月1日,中国国家计划委员会下发了《关于微型汽车规划定点的通知》,规定天津为中国微型车的批量生产基地,引进日本大发汽车技术。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微型轿车的市场还是空白,售价十万元左右的夏利成了人们追捧的身份象征。彼时,一辆桑塔纳的市场售价在二十万左右,神龙公司的富康也要十五万元以上。

随着汽车市场竞争加剧,进入九十年代中期,车型陈旧的夏利不再是富人的选择,反而凭借皮实耐用、维修方便的优势,成为各大城市出租车的主力车型。

1999年夏利在北京地区的总销量在2.3万辆左右,其中90%以上为出租车。“打个夏利”一度是“打的”、“打出租车”的代名词。

夏利之死:跌落神坛只需二十年

▲进入九十年代中期,夏利成为各大城市出租车的主力车型 / 网络

在东北长大的李先生向出行一客回忆,夏利曾是哈尔滨一些小中产的首辆车。但两厢夏利并不是十分受欢迎。“第一次坐夏利的感受很一般,车太小,而且是手摇的车窗。”

当时哈尔滨出租车使用两种车型,一种是捷达,一种是夏利。捷达起步费为8元,夏利起步费为7元。

1999年,天津汽车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04年,夏利品牌宣布了第100万辆汽车的下线,成为第一个产量过百万的自主轿车品牌。

从富人小轿车到城市出租车,夏利车型陈旧的弊端已显端倪。2001年,天汽迎来上市后首个亏损年份,2002年的亏损额更达到7.9亿元。

天汽解释称,受中国加入WTO和国家计委决定放开轿车价格政策的影响,消费者“持币待购”心理导致销售滑坡,但不可否认的是,夏利面临产品严重老化、对市场变化准备不足的现实。

天汽与一汽的重组,更是将夏利牢牢固定在经济型轿车的市场上。2002年,总部位于长春的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同天汽集团进行重组,改组完成后,天津汽车夏利股份有限公司50.98%的股份由一汽集团持有。服务于一汽集团的大战略方向与整体产品布局,天津一汽夏利被定位为经济型轿车基地。

夏利在2004年创造百万辆生产的记录,同时也遭遇最严重的政策暴击,走上下坡路。

“目前北京的出租车档次是国内省会级城市最低的,与北京作为首都的地位极不相符。”2004年的京华时报这样评价道。当年,北京市决定禁止出租车公司新上线夏利车型,并将现有夏利车型全部逐步淘汰,以创建更好的城市风貌。此后众多城市纷纷效仿,夏利销量大受影响。

夏利品牌形象的变化,在天津人郭德纲的相声里。在没什么人买得起私家车的年代,于谦开上了夏利,路上行人都认识,这让郭德纲羡慕得很。

但随着“少壮不努力,长大开夏利”成为街头巷尾的俗语,郭德纲的段子就变成了“李菁开辆七手夏利和轮椅飙车,结果怎么着?愣是还输了!”

2018年3月,天津一汽确认夏利停产,并被“雪藏”。

威系列和骏派系列成为一汽夏利主打产品。2018年威系列销量1120辆,骏派系列销量17671辆,一汽夏利全年销量18971辆。相较于同价位的其他车型十几万销量来说,一汽夏利销量可谓惨淡。

夏利之死:跌落神坛只需二十年

▲夏利骏派系列汽车 / 网络

对于业绩的不理想状态,一汽夏利董秘孟君奎曾向出行一客解释,近几年来,受公司产品所处的微型轿车细分市场负增长及部分城市限购等外部因素影响,以及公司产品结构升级调整的步伐未能适应市场快速变化的要求等内部因素影响,公司产销规模较小,经营比较困难。

一汽上市的大包袱

自2007年起,一汽集团就谋求上市。然而同业竞争问题一直是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拦路虎。

2010年,一汽集团启动主业重组改制工作,将核心业务和主要资产放进了一汽股份。当一汽集团要将主营业务都是乘用车的一汽轿车(000800.SZ)和一汽夏利放进一汽股份之时,证监会要求一汽方面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一汽股份在2011年承诺在五年内解决同业竞争问题,然而到2016年,一汽汽车和一汽夏利的同业竞争问题仍未解决。

在此期间,前一汽股份董事长徐建一落马,徐平上任。2017年徐平调任中国兵器装备集团,主导长安汽车集团整体上市的徐留平上任。

2017年11月,一汽股份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有的一汽夏利24.73%股份。直到征集结束,一直未有接盘侠出现。

接近一汽股份的投资人告诉出行一客,一汽股份对于受让方过多的要求将很多企业拒之门外。

一汽夏利披露的《关于控股股东拟协议转让公司股份公开征集受让方的公告》显示,一汽股份要求意向受让方具有具有清晰的经营发展战略及相关商业资源配套能力,并能承诺在一定期限内向一汽夏利注入优质资产;意向受让方或其实际控制人设立三年以上,且最近两年连续盈利,具备良好的现金支付能力。

“一汽股份本次未征集到符合条件的受让方,目前没有再次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打算。”一汽股份相关负责人此前告诉出行一客。

一汽夏利虽然有打造新品牌,转型做电动车的想法,然而缺乏资金、人才、先进设备。面对其他自主品牌的攻势,一汽夏利竞争压力巨大。这次股份转让失败对于一汽夏利来说前途未卜。

今年4月,一汽轿车宣布重组,将一汽解放资产与一汽轿车乘用车资产进行置换。一旦成功剥离乘用车资产,同业竞争得到解决。

解决同业竞争问题后,甩掉不良资产一汽夏利也是一汽股份的重头戏。经过两次转让,一汽夏利所持有的一汽丰田股份全部转让到了一汽股份手中。一汽夏利名下再无优质资产。

与此同时,南京博郡看上了一汽夏利的生产基地和资质。今年9月,一汽夏利与南京博郡签署《股东协议》,在一汽夏利所在地设立合资公司——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

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25.40亿元,其中一汽夏利以部分资产及负债作价出资 5.05 亿元,持有合资公司 19.9%的股权;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 20.34 亿元,持有合资公司 80.1%的股权。在取得营业执照之日三十日内,南京博郡向合资公司缴付首期出资10亿元。

在合资公司成立六个月内且合资公司已取得汽车整车生产资质后以货币方式向合资公司缴付第二期出资,出资额为10.34亿元人民币。一汽夏利也表示,将帮助合资公司拿下生产资质。一汽夏利将被榨干最后价值。

一系列举动完成后,一汽集团离整体上市又近一步。 (责编/杨佩谦)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